奈落cm

没有动力了,暂休

告别恐惧

★半现实向,以17年不想哭时期作为背景,非考据党,如有和现实出入的地方,请无视吧

★原作者: @沧澜 (没错我只是代好朋友发的,已授权,有删减修改,这里我要夸她她超棒,很可惜她不混相关圈子555)

★权首长王子nim 6.15生日快乐🎂!我爱你啊啊啊❤️


“世界已经习惯了分离,我却还没学会去告别”




窗外的天空整片都是阴沉沉的,李知勋在床上翻来覆去,思绪乱得像交织的毛线团。周围的队友睡着了,空气中轻响着均匀的呼吸声。他盯着纯白的天花板,一人呆呆地发着愣。

有些东西会因为他的成长而离去。在很久以前,他和队友们也还默默无闻,那段时光即使艰苦却也满足;再后来,等到他们熬出头了,等待他们的不止是鲜花和掌声,还有质疑和指责。

说喜欢他们的,有的来了,有的走了,有的一直都在,还有繁华之日人众若云,却又在绚烂过后自以为的平静而离开。

笑对所有的恶意,面上是一副淡然的样子,可又有谁会对在自己身上真实发生的事情漠不关心?外界舆论的压力如万千猛兽,妄图将他撕扯咬碎拉下地狱。

李知勋轻叹了口气,打开手机界面,现在不过四点多而已。他熟练地将耳机戴上,认真地想了想,随手点开天气预报,也反正也无事可做:“近期以来会有一场全国范围的大暴雨,这种天气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将会引发大规模的降温,希望名位市民注意保暖……”

李知勋靠着枕头,半眯着眼睛正在认真听。

金珉奎紧张兮兮地从被子里伸出半个头,看李加勋的状态如何,半夜不睡在床上一动不动地装睡真是个苦差事。打开手机一看,就小半个小时没回消息,权顺荣的短信就霸屏了,每隔两分钟发一条短信,当话费不要钱似的。

金珉奎动作利落地回了条短信:「知勋哥看上去…我知不知应该说状态不好还是太有精神」

信息秒回:「发照片,快点」

权顺荣整晚没合上眼,想知道李知勋怎么样了又不敢自己去问,只好与金珉奎秘密联系。这小子半个小时没消息快把他给急死了,几欲直接冲进李知勋的宿舍看看怎么样

金珉奎发了张照片过去,画面不仅黑还有些模糊,只看得出一个模模糊糊的轮廓,轻靠在头上,发亮的手机在黑暗的环境格外突兀,长长的耳机线垂在被子上。

顺荣也打开网页,深吸一口气,网络热搜有一条消息格外显眼,他点进去,往下翻着评论

“抄我哥哥的歌,真不要脸……”“……抄袭死全家”

那些人依旧什么都不懂,却又是一副什么都懂的嘴脸,吐着最恶毒伤人的话,一面破口大骂着别人有病,一面在自己发病。

雨点猛的打在窗子上,下豪雨了。

雨越下越大,到早上八点都没有停,带着10°C左右的气温停留在韩国

李知勋咳得厉害,嗓子沙哑得像吞了十斤沙子。权顺荣翻箱倒柜的找药,李灿不停地给他知勋倒热水。

“诶,没有药了,我出去买药,知勋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回来。”权顺荣起外套正准备出门,李灿拦住了他:“哥,你来照顾知勋哥,我去买药。”李灿偷偷对权顺荣做了个口型:你来要慰他,我不行。

权顺荣将外套披在李知勋身上,李知勋手里捧着热水一言不发,权顺菜知道他现在心里难受但说不出一句话,“知勋啊,别担心了,胜澈哥和公司正在处理这件事,我们……嗯……你别难过我们都信你…那个,我、我们…”安慰人是个很难做的事,权顺荣本来心里把要说的话早就排序好,一说出来却语无伦次。

李知勋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他,权顺荣隐约看到他的眼底倒映着自乙的影子,其中藏着不平静但柔和。说实话,李知勋觉得不难过是假的,但看着一个个队友为自己难受也不是滋味。感受手中水杯传来的温度,他笑了笑,嘴角勾起一抹弧:“我没……咳咳……”

不争气的嗓子在他说两个字后再也发不出任何声,权顺荣吓得又急忙往他杯子倒热水,然然又想起什么似的翻箱倒柜。

“找到了,先吃片金嗓子吧。灿尼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李知勋吃药的时候乖极了,权顺荣盯着他看,目光炽热。

很久以前,他就认识这个少年。少年在他年少时的光阴里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他们彼时互相依靠,走过那一段暗无天日的寂静时光。少年的音容笑貌灿烂如烟火,绽放在他的心上磨灭不去。

“因为天气影响,我们的行程推到明天,胜澈哥说让我们好好休息一天……那一起看场电影吗?韩率最近给我推了一部电影,碟子在楼上,要看我去拿。”李知勋点点头同意了

电影开幕,小男孩坐在小女孩的身边,用手抓住她的小辫子,小女孩委屈巴巴地看着他。小男孩笑咯咯地说:“妈妈说女孩子的头发不可以乱摸,我摸了你的,你现在就要一直是我的了”

画面跳转,男孩和女孩都长大了,他们手牵手在昏暗的灯光下,两个人都笑着,却都没有人说话。再后来,女孩出了车祸,再也不认识男孩了,他们一个向北求学,一个向南求医。

画面中,火车缓慢启动。女孩和妈妈坐在车上,她向窗外看,像是在期待着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期待什么。男孩追了上来,朝火车努力挥手,边跑边喊:“你还回来吗?治好了病就快点回来,我等你啊——会一直等你的!”

画面特写女孩的微笑,她或许听到了,又或什么都没听到,只是盯着男孩的方向,默默地在笑

男孩等了一辈子,女孩却再也没有回来过。最后的画面回到开头小男孩抓小女孩的辫子:“所以,你陪我一辈子好不好?”画面定格,屏幕转黑,留下“END”的字样

李知勋的头靠在权顺荣的肩膀上,不仅因为生病,而且最近真的太累了,权顺荣莫名地很紧张,感觉他已经睡着了,以至于忽略了李知勋身体隐约地抖。

看着身边人闭着眼乖巧的样子,清晰的眉眼,权顺菜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难过。在很久以前,在那些糊模岁月之中,他曾悄悄地在熟睡的少年边立誓:“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而现在让自己爱看的人这么难受自己却什么忙也帮不上,是不是很没用?

房间里安静得只有呼吸和心跳的声音,权顺荣盯着黑色的屏幕思绪万千,他多售怕自己也会像电影中的男主角一样失去自己爱的人。

权顺荣伸出一只手将李知勋的手握在手掌心。对李知勋的爱意从年少开始,慢慢地沉淀发酵,到现在已经泛滥得不可收拾,到每一天都在克制着自己的看多一眼的冲动,克制自己不去过度地关心一切关于他的事

而直到现在,权顺荣也不敢当面提起半字。

权顺荣将另一只手偷偷放在李知勋的头上,轻轻地抚着他的头发,就像电影开幕的小男孩一样。他只能趁着自己喜欢的人睡着,偷偷地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知勋……李知勋,你知道我有喜欢你吗?可能我自己都不太明了,我只希望我能永远站在你的身旁,希望有一天能光明正大地你属于我……”

多卑微,连喜欢也只敢在心上人睡着时偷偷地说

多希望你属于我。

李知勋是一个特别害怕分离的人。

他和权顺荣看电影时看到分离的场面,没忍心继续看下去,偷偷闭上了眼睛。从小到大,他遇好的人太多了了,他们一个比一个温柔,在与他们分别时的情景也一次比一次残酷。

权顺荣是他不可告人的秘密。权顺荣对他真的太好了,好得让李知勋肆无忌惮地恋上他。

记忆是个偏心而情绪化的编辑,只留下了自己喜欢的东西——

“知勋别怕,以后我保护你。”

“所以,你陪我一辈子好不好?”

脑海中的声音与电影中的台词重叠传到他大脑的每一个角落,他的爱意就像一坛深藏的烈酒,酿得越久越让人无法自拔

喜欢你三个字也不敢说出口,只敢偷偷地在心里恨为什么会遇到么好的人,为什么会喜欢不可能得到的人

李知勋借着装睡,偷偷把头靠在喜欢的人的肩上

至少这一刻属于自己,李知勋想。

“知勋……李知勋,你知道我有的喜欢你吗?我多希望我能永远站在你的身边,希望有一天能光明正大地向全世界宣布你属于我……”

李知勋的手被权顺荣握得滚烫,轻飘飘的一句话在他心里炸开了花。他一面向往一面害怕,他害怕这种感情会被周遭的所有人排斥,害怕他们成为恋人的结局是再也不见。

李知勋真的太害怕分别了,所以是不是只要不越那条线,是不是只是朋友就永远都不会有分别的理由?

我爱你,所以我选择远离。因为太爱你,所以我不敢去尝试,我真的太害怕我们结局是分离。

一片安静,沉默包围住了他们

直到李灿回来:“我跟你们说,外面的水都快涨到我小腿肚上了,马路上车都堵死了动都动不了,买个药真的是所尽磨难!”

在SEVENTEEN官推澄清之后,所谓的抄袭事件就算过去了


但李知勋最近变得很奇怪。这一点不仅权顺荣注意到了,其他成员也注意到了——李知勋最近一直在躲着权顺荣,录节目的时候离权顺荣远远的,站到边上去,训练时也一直避免和权顺荣有什么接触。

“知勋,你和顺荣是吵架了吗?”作为队长崔胜澈不能看着不管,他私下找李知勋谈心

“啊?没有的,胜澈哥,我们就挺好……的”李知勋回答的时候目光闪躲

“那你为什么躲着顺荣?”崔胜澈接着问

“我躲着他吗?好像没有吧……”

崔胜澈见问不出什么结果,只好放知勋走了。

之后权顺荣在楼梯口拦住了李知勋。楼梯口光线不好,这时竟连人的五官也不怎么看得清楚。

李知勋看不清权顺荣的神情。

权顺荣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沉默了一下,他轻轻开口,声音有些沙哑:“知勋,那天我在你旁边说的话你是不是全听到了?”

李知勋既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看他这样,权顺荣自嘲地笑了笑:“我知道了,你很恶心,我这样的感情,是吗?”

不是的,我真的也好喜欢你,原谅我真的没有尝试的勇气……

“好,李知勋,你听好了,我喜欢你,很喜欢你,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喜欢你了,我喜欢你深入骨髓,喜欢你胜过喜欢我自己。”权顺荣又顿一下,“从现在开始,我会如你所愿,与你保持距离,不会再让你为难了。”权顺荣向后退了几步,嘴边是一抹苦涩的笑,转身离开了

留下李知勋在原地。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也……好喜欢你,喜欢你……对不起…我真的,不敢……我喜欢你的…”但是这一句喜欢,他只能留给自己听

他们之间冷战和回避了近一个月,期间队友们也陪着他们战战兢兢。沉闷的阴雨天气持续了很久,每人都怪难受的

“大家注意一下,我来排一下行程,明天我们全员要xx

台拍个综艺,大家准备一下,哦,还有,顺荣和知勋等会过来一下,之后你们还有单独的行程安排。“队长招招手,示意他们两个过来

“你们就格外辛苦一点,在釜山有一个综艺需要你们去。”权顺荣面不改色地接过崔胜澈递过来行程单,转而递给李知勋,。他接过行程单,手心有点出汗。

“哈哈哈,那么这期的节目就到此结束了,say the name——SEVENTEEN!大家辛苦了,再见!”

刚录完节目每个人都很累。李知勋和权顺荣去釜山的飞机票的起飞时间在凌晨三点左右,现在距离飞机起飞还有一个小时,但李知勋却迟迟不肯出门。

“告诉我,你是不是和顺荣吵架了,别骗我。”尹净汉来到李知勋的房间,颇有些严肃地问。

李知勋深倒吸一口冷气:“是,我们是吵架了”

“为什么?能告诉哥吗?看见你们这样我们也难受,我想帮帮你们……”

李知勋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把事情一五一地告诉这个善良的哥哥

“知勋真是个小笨蛋,既然喜欢,那为什么不告诉他?”李知勋偷偷看尹净汉,这哥没有想象中那种知道这种感情的排斥,反而还一个劲地鼓励他。

“净汉哥,我怕,怕我告诉他,我们不一定能在一起,不一定能走到最后,我真的怕没有他,我不想我们最后会分别……”

尹净汉无奈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知勋,如果我想吃苹果,可我因为怕削掉皮后苹果氧化而不敢去吃,那最后我又得到了什么?我苹果没吃到,反而白白担心了好久,而最后那颗苹果也被我浪费了。一件事如果你不去做,你又怎么知道它的结局一定是不好的?你要相信自己,”

“也要相信顺荣”

李知勋突然明白了什么,抓起行李就外跑:“谢谢哥,我先走了!”

不一会崔胜澈从另一个房间走出来,问到:“净汉,解决了吗?”尹净汉比了个0K的手势,说:“放心,就没有我搞不定的事”

飞机起飞,权顺荣和李知勋的座位是并排的。权顺荣努力不去看身边的李知勋,将头扭向外面窗子,假装在欣赏外面的云

“权顺荣,我有事想跟你说。”

权顺荣应声回头

“顺荣,我喜欢你,我为我之前那些不理智的行为感到抱歉,我们能像以前一样吗?”李知勋有些紧张地搓了搓手,“我…之前不肯告诉你,是因为我害怕之后你有一天会离开我,现在我想清楚了,你能做我的男朋友吗,我们试着交往吧?”

权顺荣长长舒了一口气,这段时间他实在是也不好受。他一把揽住李知勋,笑着说:“李知勋你听好了,我既然已经说了喜欢你,那我喜欢的期限就是一辈子,从现在开始,你的余生就属于我了,权顺荣的眼睛倒映着他的整个世界,“那,男朋友,我现在可以亲你了吗?”没等到回答,他就自作主张地将李知勋的脸捧起,认真而又郑重地烙下一个滚烫的吻

李知勋耳根发红,脸上眉目间带着笑,闭上眼睛加深这个吻

过去我因为喜欢你而恐惧告别,现在我因为喜欢你而告别恐俱

时间依然流行分离,既然无法改变世界,那就改变我们自己

我因为爱你而勇敢,那也请你借我百年光阴——我想余生都是你。

既然已经离不开你,那我就永远都不会离开你


END.

写于6.13

写手接力💪

1.圈名是什么?为什么叫这个?

奈落

然后名字是来源于诗句: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诗的意境很好然后真的很喜欢这两个字就很简单粗暴的组在一起用了,现在用了大概是有四年了

2.大概什么时候开始写文的?

正式写文主要是半年前(在那之前也写过,大多夭折了,而且脑的更多一点,就很懒)

3.觉得自己早年写文什么样的?

现在就处于比较早期的状态吧,就平淡少亮点,总之还是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要继续努力啦

4.喜欢be还是he?

he。我是个喜欢欢喜大团圆结局的庸俗人kkk,但是be也可以接受,主要是喜欢有挫折起伏的有思想的文章,那种的结局都可

5.觉得自己h文和清水那个更好?

清水,h文真的是献丑啊(只写了一篇但是不怎么样啊kkk)

无论是清水还是车至今为止都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6.写文喜欢用什么标点符号,为什么?

需要什么用什么吧,没有偏好

7.最开始产粮是因为什么?

我刚进hozi圈的时候其实挺冷的,那时翻旧糖粮也少磕不满足然后刚好cp慢慢开始回暖就想写了

8.会在意热度吗?

说不会是假的,我会

嘛,虽然写文不为什么就为自己开心但是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一些在乎这些的kkk

9.文梗一般什么时候有?

这个就真的灵光一现,放空发呆的时候经常有(上数学课的时候也……)

10.会同时磕很多cp吗?

emmm会看吧,但是除了本命cp荣勋之外都没那么zqsg

11.最讨厌圈里那种人

抄袭回踩的那种

12.写文时会听歌吗?哪种歌

不会听,因为多多少少会分心(抱歉我是个注意力不怎么集中的人kk)

13.看的第一篇你磕的cp是那篇文

hozi的有关于双向暗恋的校园文,叫什么忘了……(早期都是在贴吧上看的现在找不到了)

14.最喜欢的文是哪一篇

都是hozi的:

《甜度恋爱》这个也是在贴吧看的,挺久没更了,真的很甜

《蜂蜜炸鸡》原谅我私心写了两个,因为好的作品太多了1551根本列不过来,这个很好看是ABO的

15.印象最深的是哪一篇

不记得哪篇,也是ABO的hozi,反正结局是知勋一尸两命损命深海再也没回来,然后权荣就等了一辈子……(没出息的看哭了,不记得哪篇了对不起写文的老师)

16.最喜欢的三位写手是

流岚老师    

笠雨什LysS老师(进入lof第一个关注的老师,希望老

师能继续回归更文)

至味老师

17.有墙头cp和idol吗?

墙头不算吧,就佑灰奎八澈汉硕宽率知什么的,十七的cp都挺好的就除了hozi不拆不逆其他的都可

墙头爱豆无,只饭十七

18.什么时候写h文

有灵感就写

19.觉得自己文风什么样

不怎么样,就很平淡吧普普通通一透明写手

20.希望自己有什么文风

华而有实细腻可以让人产生代入感的(就很贪心kkk)

21.写文的时人物会按着自己去想的来写吗

会打草稿,后期会修改成尽量不ooc的……所以应该是不会按着想法来吧

22.写be会把自己虐哭吗?

会,还没发出来的文一篇就,应该写的不怎么好吧单纯是边写边脑脑着脑着太深入了就……

23.除了圈子里的文还会看什么书

很多,我愿意尝试其他的东西

24.讨厌别人怎么称呼自己

这个没有

25.之前有没有为了热度抄袭

绝对没有

26.写文用lof还是什么别的软件?

石墨文档和旧手机里的写作助手

27.再请你四位圈中好友吧

@冷月     @二月二十八日君     @云生      @沧澜

对不起各位老师,自以为是好友实质上只不过聊过两句话的而已,打扰到十分抱歉!

【樱花盛祭】樱花七日·上

主荣勋,可能副佑灰?
人类荣x花妖勋


“哟,权家小子,又出来瞎逛啊?”巷子里,某人来者不善

在他旁边的一个稍矮的跟班故意叫道:“老大,不能说人家是瞎逛呢,人家本来就瞎!”

“嗨!你看我这记性,权小哥,真是对不住!”被叫做老大的人顺着说下话,从话里却听不出一点对不住的意思,甚至是带着些许幸灾乐祸

权顺荣没有答话,知道这些执垮整天无事找事寻乐,只想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不好意思,我还要去看我阿娘,麻烦诸位行个方便。”权顺荣说着便要走,低着头,右手抓了抓衣襟下的玉佩,仿佛这样就能给他带来力量

那老大旁边跟班头头的使了使眼色,小弟们便心领神会地拦住了权顺荣的去路,只逼得权顺荣一退再退,领头人咄咄逼人:“想我们行方便啊?好啊,给几两银子哥几个儿花花”

“我没有……”

“老大,你看他手里好像抓着什么东西”这时倒是不知哪位眼尖说了出来,让权顺荣好歹暗骂一声不好

“去,拿过来看看”那老大说着便使唤身边的人

“不行,这是我阿娘留给我的…唔”权顺荣往后,终究退无可退,还被从侧边攘了一下,失去平衡撞到后边的石墙上重重的磕了一下

“呸,我们老大要都是看得起你个瞎子!不识好歹!”

“就是就是”旁边的一干人等齐声附和

为首那人装模作样的咳了咳,说:“本来我还想啊,以后在你爹跟前替你美言几句,看来,有人是要不领情咯”又伸出手在权顺荣脸上拍了拍,说道:“看来还是个犟脾气啊?打,给我打,反正也是个娘死了爹不爱的,打完把他东西抢过来当了哥几个喝酒”

而后起身对着后面一干人等挥挥手

结伴在场的都是些娇生惯养的富家子弟,多数是唤了更后方待命的家丁,有些则是亲自挽了袖子上来,打算一齐欺凌弱小

“唔,咳咳咳……”权顺荣多人被摁着,什么都看不见,就只能一下一下受着,手里却紧紧抓着那玉佩不放手。

“喂!你们干嘛!”有人远远赶来,余下一群人便作鸟兽尽散了

“顺荣,没事吧?”文俊辉赶来,把权顺荣从地上扶起

“咳咳,是俊辉吗,有些晕,不打紧”权顺荣说

可是哪里不打紧呢,磕到过的头伤上加伤,流的血把后边衣领都染红了

“走吧,我搀你去圆佑家医馆,小心脚下,”文俊辉又叹到,“这帮执垮,下手真不知轻重,就是凭你看不见这样欺负你,无耻!”

“好了,这多年都习惯了,走吧,完了我还要去看我阿娘呢”




医馆——

“哦,是俊辉啊,又带着阿荣来啦,快坐,我给你们抓些药,”全医师在柜台后的药柜里翻找配药,又说“昨天阿圆和阿圆他娘省亲去了,算算日子可能过两天就到了,来,喝杯茶漱漱口”

“谢谢全叔,嘶——”权顺荣就着茶漱了漱口,嘴巴里外都磨破了屁,这会是腥辣的疼

且说全圆佑他爹和权顺荣他爹家里沾亲带故的算是半个亲戚,而且与他娘算是青梅竹马一块长大的,权顺荣能顺利长大他帮了不少大忙

“唉,你也不容易啊,看看这三天两头的,你娘亲若是在世定是要心疼坏了”全医师叹了口气,又将要说下去时,文俊辉连忙打住,他知道权顺荣听着这些会难受——

“全叔,过一阵子花朝节让圆佑和我们一起去游花市吧!”

“啊,这行,到时候我给你们带些药囊去避避蚊虫,前边来病人了,药我都放在这,那你们自便?”

“好的全叔,你忙”

医馆外头——

“俊辉等下,我自己……”

“行了,别逞强,我陪你去,晚点还要送你从后门回去的,你爹见你这样少不得又关你禁闭”





……

坟前——

权顺荣接过文俊辉递过来的供品一一摆好,由着文俊辉把香烛帮他插上后走到一旁,留给他自己空间

“阿娘,我是顺荣啊,来看您了,最近过得还好吗?我可能不是很好……”权顺荣低着头,略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说实话有些累,我有时候经常会想,我究竟是为什么存在呢?什么忙都帮不上,,还因为我的出生害了阿娘你……今天还差点把您给我留下的东西弄丢了,要不是俊辉就……是我没用”

权顺荣又在坟前拜了三拜:“下次再来看您”

说完叫着远处的俊辉回去了

未完


ps:初三狗忙考试对不起大家,最近死磕学习弄得晕头转向了,灵感濒临枯竭,下一发中午或下午发,实在忙对不起

#我是les#

Aka猪大盗:

【情况更新:热搜被撤,更多超话被封了,一切重新开始。既开心又很无奈的是,在评论里刷彩虹是到不了微博的,如果想做些什么,请采取行动在微博帮助她们,转发相关微博即可参与。我发此lo是希望此事得到关注和声援,感谢各位。】


希望可以让更多人看到。
就在昨天,微博上女同性恋的超话被封,豆瓣天空组也被封了。微信签名不能带彩虹旗,超话不允许带同性恋字符。
如此庞大的群体绝不能被无形的手抹杀!每一次被镇压都是对背后活生生的人的践踏!每一次试探不反抗都使我们的明天更烂!唇亡齿寒!这不仅是一个群体的事,在这种冷漠的试探背后是对人的漠视。今天是我,明天是你。
任何一个群体都可以行动起来,【去微博发博加上#我是les#的tag】,声援被不公平对待、被抹杀、被忽视的一切自由!最微小的水滴聚在一起就将变成汪洋大海!
Liberty is in do or die!
🌈🌈🌈🌈🌈🌈

【hozi】海风椰子🚗

是车,对不起我真的尽力了写不下去了,4000字爆肝,有后续(评论也会有链接)

https://shimo.im/docs/24SZIjzaTVQEF2T5/

【hozi】如果我们再次相遇

古代副将荣x时间穿越者勋

和  @沧澜 的联文,这位是背景设定的创作者,脑洞认证

一、

李知勋是孤儿,在十岁的时候被同是孤儿的大自己十岁的姐姐收养。

姐姐叫英熙,在收养李知勋之前被朴家夫妇收养,养父母待她极好,如自己的亲生孩子一般。朴家夫妇还有一个亲生儿子,在父母意外车祸身亡什么都没来得及留下的时候仍是主动讲一半财产分给了她,包括李知勋独立之前一直在住的公寓,那是李知勋的家

十二年过去了,李知勋也步入社会独自生活。英熙姐姐也在五年之前结了婚,后来还有了一个女儿悦悦,家庭算是幸福美满。

——【知勋,到家了给姐姐回个消息吧,不要太累了,记得好好吃饭好好休息】

看着提示为两个小时前的消息,李知勋心头一暖,上了一天班的疲惫也消失了大半

——【姐,到家了,看到信息就睡吧,不用担心我,照顾好自己,晚安】这么回了消息,李知勋便翻找要换的衣服打算洗洗睡了。

叮咚——【李先生,看到邮件想和您说一声抱歉,由于企划问题我们需要重新制订新方案,今天的项目已pass,明早八点开会需要,辛苦您加班了,有加班费】

在看到这条总监助理小白发来的消息时,是在凌晨五点,就像是有什么预感似的,平常总要赖床那么一会儿的李知勋很快的清醒起来,看了看手机就开始迅速赶起新的企划方案,心里暗骂着总监韩成洙的垃圾企划,却又悔青了肠子——为什么不晚睡那么几分钟呢(消息于李知勋睡觉后五分钟发来)

赶了差不多快一个小时,还没有全部赶完。但是李知勋不得不出门,因为他现在租住的房子虽然条件还不错,但是离他就职的公司远了点。

「离公司近的房子太贵了,条件也不是特别好」而且主要是租不起,李知勋想。所以他不得不早起赶公交上班

当李知勋赶到公交车站的时候,刚好看到五十米开外的开走了的公交车。

无fuck说,只能步行看看能不能半路打个的去公司再说……

Home

如果我没有了你 我到底该怎么办

走了这么远 真的很庆幸 有你陪伴

如果我没有了你

我到底该怎么办 yeah~

请你不要忘记 我们的如今或是 往昔

Baby 我想要直到尽头的 就这样永远走下去

我想你一定会懂 我们一起做过的梦

tell you right now     tell you right now

在我眼中 在我心中

每天都在牵挂 每天都放不下 其实我也会害怕

不要离开 我的爱你明白

有你的地方是温馨港湾 因为有你我会变更勇敢

不管怎样 我都会竭尽全力

需要的时候 陪在你身边 只要你不介意的话

Cause i’m your home home home home

Cause I’m your home home home home

Becausr I ‘m your home home home home\

可以携手的地方 可以永恒的地方

慢慢走远 慢慢发现 我们之间消失的地平线

渐渐回首 才渐渐发现 从未改变

当你感觉累了 记得身边有我 希望你每时每刻都能一直快快乐乐

就算以后有什么困难我替你去面对 珍惜现在不想等到失去再后悔

tall me right now      tall me right now

在你眼中 在你心中

每天都在牵挂 每天都放不下 知道你也会害怕

不会离开 你的爱我明白

你在的地方是温馨港湾 因为是你我会变更勇敢

不管怎样 我都会竭尽全力

需要的时候 陪在你身边 只要你不介意的话

不想放手的我们 相互依偎的我们

支离破碎的节奏 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你 定格的幸福 那是我 停留的脚步

cause I’m your home home home home

cause I’m your home home home home

because I’m your home home home home

可以共度的地方 可以永恒的地方


home的垃圾填词, @冷月 生日快乐🎉

【hozi】当风再起

武警荣x法医勋

【原设定来自 @萧萧萧萧晔欺。

  感谢xjm的授权~





一、

在空旷的房间内,出现的是拔高的抽气声——

“嘶,疼啊,知勋尼轻点嘛”权顺荣倒吸了口冷气,看那样子倒真像是疼得不行,撒娇着让李知勋轻点。

“现在知道痛了?”李知勋反问他,“疼了以后少搞事,别天天跟人混混打架斗殴,回来还浪费我的药。”说完夹了一块干净棉花蘸了蘸酒精往权顺荣嘴角边的淤青处用了点力按了按,果不其然又换来几声惨叫。

“行了,少叫唤,你那点伤我还不清楚吗,”李知勋从身后柜子的抽屉装的小纸袋里拿出两颗包着彩色糖纸的水果糖扔给权顺荣,“喏,吃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权顺荣这么说着,但还是乖乖的扯开糖纸把糖扔进嘴里

“知勋呢,就和这些糖一样是甜甜的呢~”权顺荣含着糖,有些口齿不清的说

李知勋笑着低下了头,摇了摇说:“又说什么傻话……”

“才没有”

“好了,该去工作了吧权警官,慢走不送”

“诶知勋呐……”

啪嗒,权顺荣被李知勋推出他的办公室,但权顺荣并没有错过李知勋关门转身露出的小巧耳朵,微微透着粉红色

「口嫌体正直啊,我们知勋」

权顺荣笑眯了眼,哼着小调走开了






日更开始,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hozi】恋爱季节

无脑甜饼,高中生荣勋

算是补了周更吧,这次周末就不更了

会到下星期(?)的三月十三再更,到时候会有日更连更几天的,请大家多多期待吧~



第一天


权顺荣:“知勋呐,去放风筝吗”


李知勋:“嗯”


第二天


权顺荣:“知勋呐,去踏春吗”


李知勋:“嗯”


第三天


权顺荣:“知勋,去野营吗”


李知勋:“嗯……”


……


一周后


“知勋呐,去……”


“我要回釜山了,你就没有什么事情想和我说的吗”李知勋打断了权顺荣的话,反问到。


“那个……”权顺荣挠挠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你就单纯找我去玩啊?知道了,我走了,明天就回釜山”李知勋假装转身要走


权顺荣拉着李知勋的手臂,并且晃了晃撒娇道:“不,不是,我就是想在寒假和你一起去做在春天适合做的事,都要毕业了这是最后一个寒假我不想错过嘛”


李知勋勾着嘴角,问:“春天适合做的事?知道春天还适合做什么吗?”


“什,什么?”权顺荣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


“春天是适合恋爱的季节啊,和我回釜山过年吗”李知勋淡淡的笑着说


“知勋……1551”某权感动中


“不乐意?”李知勋挑了挑眉


“太乐意了都听你的呜呜呜,”权顺荣想了想,停顿后又说到:“那你先回去吧,过两天我去釜山找你,我总得在家里过两天……”


“也行”


“唉算了等不及了我马上回家收拾东西,我马上打电话和老权说一下”


……


但是最后还是没有去成釜山,因为李知勋和权顺荣回南阳州啦——

“喂妈妈,是我知勋,今年顺荣说来釜山过春节,我们都收拾好了”


“哦知勋啊,既然都收拾好了那你就和顺荣回南扬州呗,我打算和你爸去外边旅游~”


“妈妈……”


“诶不说啦我和你爸快登机啦,挂了啊,祝你和顺荣过个好节~”


“嘟-嘟-嘟”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李知勋有点头大


「算了也没什么不好的,还能陪权顺荣和家人一起过节」





新年——

过节的烟花在夜幕里争相开放,一朵又一朵聚集在一起让黑夜如白昼般明亮


“新年好知勋,我爱你哦”权顺荣眼睛笑眯眯的成了十点十分,看着李知勋认真的说道


烟火让李知勋脸上的红晕甚是明显:“咳……你还没成年呢就说什么爱不爱的”


“今年高考我就成年了呢”


“是是”


“那知勋爱我吗”权顺荣歪了歪头,问李知勋


“你不是知道的嘛,以后每年的春节都会一起过的,今晚的烟火很美”


「权顺荣是笨蛋,这么明显还是老在问」


“知道啦~”看着小脸蛋红透的李知勋,权顺荣十分高兴


「怎么会不知道呢,知勋最喜欢的就是我啦嘿嘿」







小番外——


“诶你为什么一定要找我去做那些事啊?”李知勋好奇地问到


“我看到一个帖子上说春天就是要和最喜欢的人一起做春天该做的事嘛,我最喜欢知勋了嘛”权·理所当然要和知勋一起·顺荣回答


“笨蛋”


春天是最适合和你一起恋爱的季节


【hozi】恋爱圣地

高中生荣勋,甜向,ooc警告




“知勋呐”

坐在窗边的李知勋低着头在草稿纸上写着各种算式,白皙的后颈上有太阳投下的光,把那里晒得粉粉的。李知勋听见了有人叫他,下意识抬头往窗外看。猛烈的太阳使得他眯了眯眼睛,他看见站在窗外的权顺荣双手趴在窗台上,浑身汗涔涔的,发带下的发尾黏在一起,浅灰色发带也被前额的汗浸成了深灰色。权顺荣走进之后投下的阴影把整个李知勋笼罩起来,整个人逆着光,浑身散发着夏天的味道。

“嗯?怎么来了,不上课吗?”李知勋问。

权顺荣看到了李知勋后颈那一片被晒得粉红的皮肤,吞了吞口水,马上回答道:“哦我们这节体育课,现在自由活动……”

“看出来了,”李知勋手里转着笔,看着权顺荣挑了挑眉,“找我有事?”

权顺荣挠了挠头:“嗯……那个,放学之后可以在后门的喷泉花园见面吗,我有些很重要的事想和你说”

“如果我说不呢”李知勋突然想逗逗权顺荣,果不其然眼前的权顺荣眼角都耷拉下来,眼睛都快变成九点十五分了,却还是委委屈屈的说到:“啊……我会等的”

李知勋突然觉得如果权顺荣是某种啮齿类动物,那现在头上的小耳朵也一定会耷拉下来:“真是pabo,好啦我会去的,要是没什么大事的话小心挨揍”

“啊知勋尼好暴力”

“还不是因为你,都没法好好学习了”

“好吧那拜拜~”李知勋没有回,因为看见了坐在讲台上的班长文俊辉挤眉弄眼的暗示不要讲话,只好伸手向外摆了摆,算是和权顺荣说再见。

李知勋实在疑惑,为什么权顺荣会突然找他去后门花园。虽然他向来对八卦不感兴趣,却也是听说过这后门喷泉花园是小情侣们的恋爱幽会圣地,想了想拿出手机,给坐在讲台上的文俊辉发消息,毕竟文俊辉是有名的八卦爱好者,对于这些事情总比自己瞎猜来得清楚:

——俊尼,一个人突然想约你去后门花园是为什么

——什么?刚刚那个仓鼠哥吗⊙∀⊙??

——嗯,说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

——知勋,知道后门喷泉花园是恋爱圣地吧?

——听说过,可是我不明白……

——这有什么不明白的,两个人单独去恋爱圣地还有什么可谈的,当然是谈恋爱啦(σº∀º)σ~再说了恋爱圣地之所以是恋爱圣地是因为那里够隐蔽够刺激吧,一般人也不会去,所以在那做什么都行哦~什-么-都-可-以-哦~❤

——呀文俊辉

在这最后一节自习课之后的时间里,李知勋没再看进去一个字,满脑子都是放学了去后门要怎么办

终于熬到了下课,文俊辉哒哒哒的跑来找他:“知勋啊大发了哟”

“个鬼哦,我现在都不知道等会要怎么和他说”

“说什么,是不喜欢要拒绝吗,啊那仓鼠哥好可怜的,那么喜欢你”

“没说不……等等,什么叫做他那么喜欢我”

“诶你不是知道的嘛,就仓鼠哥每次来找你如沐春风那样,眼睛里头满满都是撒浪啊~每次都悄悄地盯着你看,他不知道他自己的耳朵其实超红的kkk”

「什么鬼啊……这笨蛋」

“知勋啊脸红了哦”

“闭嘴,是天气太热了,我先走了”

“又有八卦可看了kkk”

后门喷泉花园——

“知勋啊,来了那边走边说吧”

“嗯”

“额,我们班今天balababala,然后balabalabala,所以balabalabala……”

“权顺荣,你找我就是为了讲你们班的日常吗?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和我说我就走了”

“诶不是”权顺荣立马回答

“要说什么快点说”李知勋有一点烦。

“就是我,我喜欢一个人……想让你帮忙追一下”权顺荣有点不好意思,拉了拉头上的发带说到。

「原来只是想让我帮忙追人吗,想想也是」

“……我们班的?”

权顺荣看起来很诚恳:“是,我真的很喜欢他所以请你一定要帮这个忙”

李知勋眼前突然充满水汽:“你想要我怎么做?”他微微地偏过头轻轻吸了吸发酸的鼻子

“答应就好了”李知勋听见权顺荣这样说

“好……嗯?你说什么”李知勋突然抬头,有些诧异地看着权顺荣,眼角又聚集了些眼泪,就这样挂在李知勋的泪痣上。

“我说,我喜欢你,想要每天都看到你,每天都一起放学,在你热的时候给你买你爱喝的冰可乐,在你冷的时候给你我的围巾,想陪在你身边把全世界一切好的东西都给你的那种喜欢,”权顺荣说,“所以可不可以帮我个忙,答应和我在一起”

李知勋往权顺荣肚子锤了一下,声音带着点哭腔“你混蛋,”权顺荣把李知勋带到怀里,安抚他,又听见他说:“我刚刚,刚刚差点以为你不喜欢我了”

“对不起,应该直说的,以后不会了”

——过了一会“能不能别抱了,怪热的…先,先回家吧”

“嗯!”

在夏日傍晚的夕阳下,两个少年牵起了手。

他们的手都出满了汗,但是仍紧牵着不放开。

远处是相携了大半辈子的老夫妻,他们的手同样紧握,同样没有因为经历的磨难和流逝的时光放开




小剧场

“知勋呐要不放学去恋爱圣地逛一下嘛”

“约会吗?去那干嘛,又不是真的”

“诶知勋呐知勋呐”

“知道啦”

傻瓜,恋爱圣地从来都不是这里那里,而是在你的心里啊